隔離期間,一群攝影師轉移至遊戲世界進行一場虛擬街拍

隔離期間,一群攝影師轉移至遊戲世界進行一場虛擬街拍
高伯任

自 Instagram 時代來臨,每個人隨時能從口袋中掏出手機,捕捉並分享街頭中有趣的畫面,看似街頭攝影領域的門檻降低了,事實上,反而凸顯常人與專業人士之間的差距;無關乎持有的器材,專業攝影師經歷無數次的街拍磨練,即使手上拿的是搖桿,也能拍出一張張絕美的照片。

90721291_1938041273006053_6420792575752007526_n.jpg

圖片 / 標圖來源:Nick Fabian

COVID-19(俗稱武漢肺炎)期間,為避免遭受感染(或者感染他人),許多人開始展開一場沒有期限的隔離時光,運氣好點的人僅需忍受遠端工作帶來的些微不便,但對於工作需要外出的攝影師來說,手上的相機反而成為無用的磚頭,因此有一群攝影師開始將注意力轉移到虛擬的遊戲世界。

舉凡《碧血狂殺 2》、《GTA V》、《秘境探險 4:盜賊陌路》、《死亡擱淺》等遊戲打坐,都是他們創作的媒介。現在於 Instagram 搜尋 #virtualstretphotography,就能欣賞這群攝影師的精彩作品。

不熟悉遊戲的人可能不太清楚,遊戲的「拍照模式」功能與「截圖」完全是兩回事,前者能讓玩家隨時凍結畫面,任意調整虛擬鏡頭的位置,無論是俯拍、上帝視角都能輕易辦到,某種程度上,遊戲提供的虛擬街拍打破了物理世界的限制,加上遊戲本身的時代背景劃破了物理時間的限制,要拍到數百年前的西部世界,只是換個遊戲片的問題。

91032187_1441440269371843_8700633211134914952_n.jpg

圖片來源:Nico Froehich

 

德國攝影師 Nick Fabian 告訴《The Next Web》:「我意識到我能夠將自身的寫實攝影風格轉化到電玩遊戲上。」、「你可以在遊戲中使用相機……而且這不只是截圖而已,是讓你在遊戲中進行攝影。」

Fabian 透過以西部世界為題材的《碧血狂殺 2》進行虛擬街拍,遊戲中,主角擁有一台 19 世紀的箱型相機(Box Camera),玩家可經由取景窗捕捉荒野中的鱷魚,甚至是蠻不講理的不法之徒。

另一位來自倫敦的攝影師 Nico Froehlich 分享虛擬街拍的經驗,他說道,因為遊戲是以玩家為中心,周遭路人都樂於與主角互動(直視鏡頭),搭配完美的光源,進行虛擬街拍其實比現實生活要容易許多。

不過要在遊戲中拍下決定性的瞬間,依舊要具備耐心,譬如等待電腦亂數的路人經過、隨遊戲時間變化的光線和天氣變化,等到「天時地利人合」那一刻按下快門,這方面與真實世界的攝影仍然有其共同之處。

拍照模式在玩家心中不僅是分享體驗的媒介,願意花數十小時在拍照的虛擬攝影玩家大有人在,這些人甚至會花上比玩遊戲主線劇情數倍的時間,只為拍出一張滿意的作品。

疫情期間,居家隔離宛如是一場大型的社會實驗,人們紛紛將現實世界的活動轉移至虛擬世界中,對企業來說可能是一場直播發表會,但對攝影師來說,則是在模擬真實的遊戲中進行一場虛擬街拍。

遊戲與軟體
高伯任

叫我小高就好了。聯絡方式:8bitgaoooo@gmail.com

More in 遊戲與軟體

基於美國情勢動盪 Sony 延後 PS5 線上發布會時程

高伯任2020-06-02

動物森友會 《LINE 狸端機》機器人:蟲/魚售價資訊、島民個性、傢俱物件通通查給你!

Candice2020-05-31

遊戲大未來!PlayStation 5 遊戲發布會 6/5 凌晨公開

高伯任2020-05-30

亞馬遜打磨五年射擊遊戲《Crucible》甫發行 玩家在線數卻猶如「過山車」

高伯任2020-05-29

《動物森友會》六月新娘 限定活動 主題系列全 53 款整理

Candice2020-05-29

動物森友會南北半球 6 月 魚蟲資料整理 鯊魚終於要來了!

Candice2020-05-28
-->
一起用好點子過好生活吧!